心情随笔《一片枫叶》


那是记忆中遥远的记忆,中学时代,就读家乡一所中学,以村人之识,此乃所近百里,最高学府,颇有神圣味道,小学虽是新学,然场所为一孔庙也!

学校很大,百里之学子纷至沓来,校园虽盈百亩,日有千众,晚有四百同住,可也蔚为壮观,可见此地学风之盛,瓦舍楼堂,虽不奢华,也是极尽庄严之所,得以进入其中,深感慰藉,少时,也有小志,如能为一诗人,为一小说作者,也是那个星空下,踵踵独行的少年的梦想,不觉得星空远,也不觉得现实近,青年时的梦想都是那么美好!

操场边有一株枫树,不知何人所栽,不知何人浇灌,只是独自刹刹风中,翠绿的颜色从不改变,也少有鸥鸟亲近,皮顽少年,不为枫树之果实,屡屡挽颈其间,穿梭上下,不知何为。
其实每年都会有花开花落,叶长,叶衰,而吾不知也,偶然一年,发现,枫叶在不知不觉中,褪去了繁华的绿意,枫红色的感觉浸染着我的内心,也许这个时刻,一个少年变成了青年,他,有了自己的梦中女孩!

农村的文化给养非常贫乏,虽极尽吸允,也难免营养不良,然而内心的那种冲动是有的,也许是天命,或天意,也许我是天才。文人的感觉让我的审美与众不同,也许,我更注重的是内心的空灵的感觉,我不知道,当然,我也没有勇气拒绝来自庸俗世界的好感,我一度以此引以为荣,至少让我快乐了很长一段青春时光。


她的印象,已不深刻,她的印象,在现实中变得模糊,也许她还记得,也许她已经不记得了,有什么要紧呢?

和她没有开始的错误,也许是个美丽的回忆,也许她会是个俗世凡女,懵懂时刻的早熟,催生了一个美丽的童话,还未落到凡间,就羽化他国了。

她和我,有点遗憾,我相信,她是个贤妻良母,但不会随我走天涯,她眼里的我也许是个综合的代名词而已,当然,一个女人为自己筹划美好的未来没有错的,她的执着与善良,我分明感觉得到,有时,我觉得我是在不经意间伤害了她,可她从未告诉我,有时,我会自私的想,告诉我吧,让我给那个懵懂的年代和懵懂的我,一个记忆的铃声。


我的那片枫叶,一直珍藏在书页中。


终于,在大学的课堂上,我将它封进了一个我写的诗篇中,寄给了遥远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