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时光可以倒退7年

无意中看到校内很多母校的照片,除了惊叹于她的大变化之外,心中泛起了一丝淡淡的惆怅,在这样一个春光明媚的一个人静静度过的假日。大多数时候,我都是显得乐观而自信,充满激情。或许是难得的小长假,或许是隔壁放的淡淡的忧伤的音乐,又或许是……突然回想起了高中那段虽然辛苦但是最美好的那段时间。

高一,我16岁,正是稚嫩的青春。初中的我斯斯文文,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了高二开始。记得兄在她日记中提到我:“斯斯文文,很知性,很温婉”,而苏苏则用一个藤县土话表达了同样意思,让我笑了一顿。那会的我,日子简单而波澜不惊,跟同学相处得淡淡的,有两三个聊得比较多的同学。苏说,我是个比较慢热的人,我承认。在没有遇到跟我有相同的点人,我一直会很矜持,带着点拒绝的味道,固执地守着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那时候发生了颇为让我不愉快的事,还好我的忍让终于换来最终的耳根清静。所幸,成绩优秀,得到了老师的青睐,是我颇为自豪之处。这一年的元旦晚会,我与清华、可烨、思路四个人,跳了经典的新疆舞——《掀起你的盖头来》,每晚下自修自己回到狭窄闷热的宿舍,在床上练着扭脖子,这幸福的时光!其实,我也很喜欢跳舞。

高二,我17岁,阴差阳遂,居然当了藤中历史上第一位女学生会主席,也当了班干。一直认为,自己不是适合玩弄权术的人,也不适合去领导人,但命运总跟我开玩笑,从小学开始,直到大学,一直都有担当班干,只不过初中那会过于文静的我最后还是辞去了学习委员一职。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当了主席的缘故,我从此发生了巨变,貌似压抑了16年的真实个性终于找到了个借口爆发。我开始变得好动、爱闹、搞笑,也从此扩展了我的朋友圈子,跟宿舍的姐妹们相处得十分愉快。那会,椿椿几乎天天,在我在她面前幼稚地唱完那首《叮当猫》后,强搂着我脖子唱《大话西游》里面那首经典的《Only you》,即使大冷的冬天我用被子把自己裹成条虫,她还是要在睡觉前扒开被子唱一次才睡,这事娱乐了一宿舍的姐妹!班上男生开始喊我:主席。这次的经历给了我很好的体验,或许我没有干得轰轰烈烈,但是,我问心无愧!那会跟程兄的感情也突飞猛进,上升到了一个我不知道的高度,明明是女孩,我们却以兄弟相称,是多美好的时光。这年的元旦晚会,我们8个人,跳了蔡依林的《海市蜃楼》,跪得膝盖那个疼!一直觉得自己不够漂亮,不适合去跳舞,不过还是很感谢思路发掘了我的舞蹈细胞,让我得以发挥。不过从小学到大学,至少都有表演过一个舞蹈,让我觉得很庆幸也很自豪!那会,我们搬进了新盖的学生宿舍,我们住2楼。我的学习成绩,依然优秀。

高三,我18岁,卸了学生会主席的职务,轻松很多,但是学业开始更加繁忙,为着压在身上的升大学的压力,每个人都拼了命。那会只有周六晚上和周日下午是自由活动时间,我经常和程兄一起,出去外面边逛街边聊天边吃最爱的大门对面那家店的肠粉和云吞面,还有后街那美味的螺蛳粉。当然,我们俩会经常去后山那大叔那里买花——那时的我,极爱买花回家养!一起去后山跑道跑步,一起拿着水果在夏天的傍晚坐在鸡谷山的树上大聊特聊,还要跟从旁经过的跑步人打招呼——真是疯狂!一起听我喜欢的班得瑞那张梦花园,一起唱那首属于我们的《最初的梦想》,一起找语文老师大聊特聊……每天晚上,我们都要进行测试,那会的气氛,是压抑的但是又激情的。每个人为了自己的理想大学而奋斗着,中午,教室里是自习的人;晚上回到宿舍,是打电筒自习的姐妹。那会我们宿舍在一楼,我是宿舍长,天天基本最后一个走,就是为了确保地面的干净,不被检查到扣分,话说那会我们经貌似常得红旗呢!那会我们搬到另外一栋教学楼,我在一楼,程兄在我们对上去二楼那个教室,那会我们已是死党,天天下课那10分钟要下来跟我聊天、一起去厕所,或是跟罗喜、海燕一起在两栋楼之间那小花园那里“群殴”,每次都笑得肚子抽筋,一帮疯姑娘!回来时我经常拣些落花——海棠或是茉莉花,还有干净的叶子,悄悄丢到坐在我斜前方的阿蒙同学的喝水杯子里,好脾气而老实的他每次只是很无奈地笑一笑、摇摇头,便去换水,而我在一旁大笑。坐我正前面的是北海同学,男生当中跟他聊得算是很多了,因为每次编座位,我们都离得不远。他成绩经常排第一,真真是老师眼中的红人,而且低调不会疯疯癫癫的。然后我每次有不懂的就当他是老师去问他,事实上,他相当于半个老师,没老师来坐班时候,就是他为大家解答的。对于那会疯疯癫癫过于活泼的我,这厮真是好脾气,能够忍受!不过,我的高三过得并不是太辛苦,每天仍然按时作息,而宿舍的姐妹们已经经常挑灯夜战了。上铺的苏,每次梦话的内容都不一样,这次是化学,下次是英语等,我们都狂笑她,在梦里又复习了一遍。在几乎所有人毫无悬念地认为我会考一个很有名的重点学校时候,我却出乎意料地一败涂地,只超过重点线27分!我的美梦破碎了,那段日子,我变得安静,在家里慢慢舔舐伤口。于是,报了重邮的通信,居然落选,再次打击;再选桂电,无悬念被录取了。当时身边很多人为我可惜,认为我应该再去复读一年,考个浙大之类的。那时的我,固执而又傲气:就不复读,我要证明在桂电我照样可以优秀!于是,去了桂电,兄去了福大,苏苏到了桂工。

上大学那年,我18岁半。来接我的是不是很亲的堂哥——木木,要说桂电有什么让我感激的,第一个就是,让我遇见木木。那会他大二,领着我办好了入学住宿等手续,很细心地给我备了小灵通和枕头等东西,然后带我跟爸妈去吃饭、找地方住宿。或许大一新生对于接自己的人都怀有特别的感激,我那会胆子也不算小,天天以不熟悉为理由跟他屁股后面,跟他去自习、吃东西、逛公园、逛街,搞得他同学以为我是他女朋友,哈哈!他不是我亲哥哥,但是他待我比亲哥哥还好,不少同学都感叹,他怎么对于你那么好!我也不知道,这是种微妙的际遇,他对于我的意义,不单单是哥哥那么简单,还是生活的导师,思想的朋友!一遇到问题,第一个就会想到他。他是我在任何时候拿出手机想发牢骚短信时候想到的为数不多的对象!即使是在别人都熟睡的时候,老子要是有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肯定发给他!我简直不能想象没有他的日子,谢谢你,哥哥,陪我走过有点迷茫而不甘心的大学生活!

还有OK大佬——哥哥的铁哥们,他是个不算多话的人,每次出去晚上宵夜吃东西都不会忘记叫上我,他待我非常非常好,除了我比较乖巧之外,还因为我是木木妹妹的缘故。每次都是我吵吵嚷嚷,他在一边无奈地听,偶尔也会嫌我话多。他就像对妹妹那样,对我不知不觉的关怀。他会为我买幼稚的但我很喜欢的大熊,在我生日时候悄悄定个大蛋糕,请我们去K歌他自己却在旁边耐心地听我们鬼吼,跟我们一起去七星公园玩,听我啰啰嗦嗦的发发生活中的牢骚……在我大三那个假期,经历了件恐怖而让我气愤伤心的事情之后,是他和哥哥给予我无私的帮助,安慰我,帮我度过这不想回忆的日子,还有,他女朋友也是很好的人。

师姐,芳——单纯、热情、善良,容忍我的天马行空,在我需要时候陪我疯癫,对于我的倾诉总是很耐心地倾听。在尧山那段日子,我们经常一起在寒风肆虐的晚上去自习,一起吃饭,一起在周末的晚上准时在山里面的水果摊那里吃水果,绕着大大的校园走一圈,说说自己的理想男友,谈谈未来的理想。我们一起去师大、公园、苏苏学校,拍照、闲逛、大笑。她很美丽,人缘很好,善于倾听安慰别人,对于我经常说的肉麻话表示接受!后来,她有男友,但我们还是经常一起,无话不说,让她男友以为我们搞GL!

还有,S——虽然经常会打击我,但是那个家伙对朋友是很真诚的人。这四年里,我们一起玩一起疯癫一起吃饭一起K歌一起损人;她会知道身边有谁会对我有意思,给在感情方面傻傻的我一个提醒;她会在我一个人奋斗的时候,时不时来问问死活;她会边打击我边叫我拉直头发,当个淑女;她会拷《放羊的星星》来大家通宵达旦地看;她会帮我搞定我的课程设计让我安心复习,她会为我们四个人每人绣一个抱枕;现在她会在周末有空时候过来,跟我逛街,与我K歌~~~差点忘记了,这家伙在尧山那一年,经常唱洗澡歌,这首歌不是别的,正是我噩梦般的《Only you》!!每次她在洗澡房唱起带她那边口音版本的,我都想冲进去拿胶水封住她嘴巴!这厮后来很乐于给我起花名,熊熊便是她起的,她跟那只狒狒还有小二哥,仨无聊的人不知道给我起了多少个外号!还好,我给她起了更绝的(捂嘴)!

还有犀利——经常做出让人很无语的事情,牛粪事件,毛毛虫事件,实验室事件,卧谈会事件,放羊的星星事件……这家伙是个活宝,她经常把人家气个半死还不知道,不过她确实很纯真善良,很认真一个人。还记得我们一起聊天的情形么?还记得当初你睡上铺经常一句话把我们搞得抓狂被下铺的我一脚踹上去么?还记得我们在尧山那里,拿着相机到处乱拍么?还记得你破坏我们对放羊的星星里面对帅锅的遐想而被我们轰出门外可怜兮兮的时候么?还记得老娘骑着没气的自行车驮着你很艰辛去教室的情形么——哦,真是把老子气得哭笑不得!还记得第一次被我们撺掇终于穿上你不敢穿的裙子么?还记得第一双高跟鞋么?还记得我们曾经暑假去植物公园的照片么?现在的你,跟大一的你完全是两个人,努力吧,乐观面对生活,相信你的爆发力哈!

还有彩云——我们4个在尧山一个宿舍,多么开心。一起上课下课,一起吃东西,一起疯一起闹。你的定向越野、羽毛球都好厉害,不过你这家伙都不舍得教我一下羽毛球,哎!你正直、善良,你的眼光一直很好,所以我们都会问问你的意见。你推荐的那家饮料店,真是大学时候喝过的最最好喝的!你大方、聪明,或许有些固执,不过,待时而发吧!

当然,少不了,我最最好的苏苏——高中时候我的上铺。

一直想专门写写她,无奈一直懒于动笔,或者说那个酝酿气氛的时候还没到,今天,终于来了。若是你看到,不要不好意思哈!苏苏跟兄都认为,我是有交友洁癖的人,对于没感觉的会显得有点冷,一旦交上,必然是全心全意质量极高的。OK ,这个貌似确实是哎,所以我也羡慕她们交友广泛。人生得三几知己,足矣!我是十分爱憎分明的人,对我好的人,我会默默记住并力所能及以真心对待,敞开心扉;对我不真心的,那我也不会去真心对待,懒得理,或许真是有点小气吧!我希望在我的圈子里,能否保持比较纯洁不掺杂的友情。其实高中时候并不算跟她很熟,所有的质变是发生在上大学后。她所在学校离我所在东校区很近,公交车才10分钟,所以,每个周末我都会跑去她那里,跟她一起吃东西、聊天、逛街等。她是个豪爽很有人缘的人,跟她在一起,你会觉得自己无拘无束,爱说什么说什么、爱干什么干什么,还可以对她撒撒娇——谁叫身边没有男友可以撒娇呢(害羞捂脸当中) 。最喜欢去她学校前面的一家店吃烤鱼,每次我们都上全是用木头搭起来的二楼 ,点个烤罗非鱼,享受身边无他人叨扰的安静,各自说着一周内的趣闻心事。这家店几乎每次去都是一两桌人,而其我们去的楼上基本就我们俩。这家店的装修我们很喜欢,都是木头,柔柔的灯光,安静舒服。它家的东西真是好吃,烤鱼是我们最爱,底下是个炉子,上面搁着块餐盘,里面最下层是韭菜、豆芽等,上面是烤好的鱼,旁边是汁,还有黄瓜丝、胡萝卜丝和酸笋、香菜等的配料,超级好吃,再拿个辣椒碟,下面火慢慢烤着,在寒冷的冬天,能和朋友享受这么一份热气腾腾的美味,是何等幸福的事情!还有那里的免费茶,是清甜的茶,超级好喝,每次那个水桶都要喝个3,4杯!还有啤酒,菠萝味的、葡萄味的,一大杯才5块钱,连我这种不大喜欢喝啤酒的人都觉得灰常好喝!反正,里面的菜样虽然少,但是都很好吃,价格也公道,每次都是40块钱内搞定。这家伙,每次都不让我付钱,让我很过意不去,我又争不过她,每次在结账台前她都要把我挡在身后,跟她在一起,我钱包是白带的,基本没有机会让我付款,哎!真感觉自己就是个小孩子,去蹭吃蹭喝。还有她学校的食堂,我也超级喜欢。每次她都是带我去最好的三楼,那里的菜是一小碟一小碟摆在那里,想吃哪种就拿,然后去付款。菜样蛮丰富,有水果、汤、粥、肉菜素菜、凉菜、饺子等,当然还有我爱的炸鸡腿,提到炸鸡腿,还是我们学校的枫华楼一楼和生乐一楼好吃,3.5一个大的,外皮黄黄的咸咸的,超级美味!

前门还有个地方,就是菜市场,那里有蛮多卖水果的。经常会去那里买点水果两个人一边吃一边逛。后面也是精华,虽然街道小而且车多,但基本都物美价廉。那位推车的阿姨,卖的番薯芋头花生,热热的,特别好吃,还有甜玉米棒子。我这人有很明显的食吃食习惯,夏天,天天要啃一块菠萝,所以也有人叫我“菠萝妹” ;一年四季,有看到甜玉米棒子,必然上去啃一个,这两样实在是我的大爱啊!可惜苏苏对菠萝过敏,又不大喜欢吃玉米,不过每次她看见必然要买来我给吃,哎,我真是个被宠坏的孩子!后面的麻辣烫、螺蛳粉、小火锅我们都去吃过,可以说我们学校前后门好吃又实惠的我们都基本帮衬过了,不过还是喜欢前门那里,安静点、干净点。

还有她学校里面那座屏风山,实在漂亮。桂林的石头山总会给人很清秀的感觉,配上竹子藤蔓和树木,就像位古典佳人静静伫立在那里。我们经常在傍晚吃完饭时候,慢慢爬上去,欣赏桂林市区的风景,夕阳西下时候,是别样的浪漫与美丽,总会让人生出无限感慨!

我们还经常去逛街,即使什么都不买,也喜欢。正阳步行街虽然不常,但是很有情调,特别晚上,我们都是先在她学校附近解决肚子问题,再走路去市中心,其实很近的。一边经过解放桥的霓虹灯光,欣赏两江四湖的美丽夜景,在这座十分适合生活的城市里,静静享受。她朋友很多,但是基本每个周末她都会预留给我,不管我是否跟同学逛过街,只要没有其他事情,我必然要去她那里蹭蹭饭,聊聊天,这已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习惯。即使要剪个头发,我也要留到去她那边再剪,她在一边陪着我,边跟发型师聊天边不住赞美这个发型适合我。

大三那个暑假,回去几天家就来学校了,为了考研,她也跟我一起住我们宿舍。那会,宿舍里还有犀利、S,她们上暑假班学其他课程,为了即将到来的职业生涯。我们四天天快活得,中午看书回来她们两个负责买菜,偷偷拿进宿舍,拿电饭锅煮,那会我有个电饭锅,犀利也有个。这样子刚适合一个煮饭一个煮菜,每天都是一份荤菜加一份青菜再加一份汤,虽然没有炒锅,但是特别好吃!犀利发明了番茄蛋花瘦肉豆芽葱花汤,成为我们一致认可的不可缺少的美味,营养又便宜。这里,很谢谢S和犀利,帮我们做好饭,等我们复习回来吃,虽然最后辜负你们的期望,没考上上海交大,但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我仍然很怀念那个炎热的暑假,属于我们四个人的平静和奋斗!傍晚,我们俩看完书,偶尔去食堂吃饭,但多数是去外面吃砂锅饭,5块钱一份,4个菜,很好吃的饭。经常我们只买一份,两个人在树底下石桌上分吃——因为分量实在太多了!吃完就慢慢晃去菜市场买水果,那会基本天天我们都要吃水果,我特别喜欢吃葡萄,所以高中宿舍内部名字,我就叫葡萄,苏苏叫大青枣(她天天大清早起来看书),每次要买一斤多,两个人去洗了便在小花园那里吃了才继续去看书。那会,很炎热的夏天,天天晴空万里,学校里面蛮多留校复习的人,安静奋斗的氛围,是我的最爱!

很记得有次,在2教看书,到我去厕所那会,有个男生经过,飞快扔了纸条给它,内容是赞她漂亮、想要电话号码云云。哎,居然那么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她是外校的。接纸条这玩意,N年木有试过了,这家伙被我们给笑惨了,一直要她出击云云,魅力不可挡啊!同时也忿恨学校的男生居然肥水流外校!(虽然对苏来说无所谓啦,问题我们在这里待了3年都木有男生扔纸条,悲剧啊!)

还有另外一件事情也是让大伙笑半天的。那家伙特别爱喝水,我称之为“水缸”、“水桶”、“水库”。每次去自习,那种500mm的饮料瓶她要装2瓶水去才够喝一上午。某一次她看到学校的烧开水那东西(我们学校每个教学楼基本都有的,免费开水温水),她眼睛发亮,说:“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们学校什么吗?是开水!免费的开水!爱喝多少喝多少,我们学校没有!”然后第二天就看见她随身带了一个1.5L的那种哇哈哈矿泉水瓶子!!!去到2教,没看到在门口值班的阿姨,赶紧装满,藏在窗台那里,说等会再拿,然后再拿出杯子装!额滴神呐!老子当时就傻了!回去描述给她们听,个个都是惊讶然后爆笑的表情。

开学了,她要回去学校住,我有瞬间失落,跟她在一起,是多么开心的事情!不过,周末还是可以见面,即使复习很忙,仍会一有时间就迫不及待过去。很记得有段时间,是甲流肆虐之时,有些同学被校医院隔离了N天,那会是紧要关头,谁都不希望自己被隔离,而我租了间教师的单间,在这里度过了约3个月的时光。那一次,我发烧感冒,但我不敢去校医院,担心被隔离,就告诉了她。她立马奔来,陪我一起去医院看病,记得那医生那会赶紧带口罩,量完体温,医生说了句:再有0.5度我就要把你隔离起来了,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最后,吊针,开药方。我最怕打针见血之类的了,一间就眼睛冒星星,发抖,其实她也是怕的,但是她还是陪着我。貌似这是我记忆中第二次输液,输了好久好久的时间,感觉浑身都冰冻了,没有一丝温度,抑制不住地手脚发抖,她看得几乎要流泪,抓着我的手,紧锁眉头。而我一直说没关系,叫她先去买点热粥回来填一下空肚子,让我自己试着平复下那种心口发闷的感觉,让她不要那么担心。一生病我就会比较脆弱,很希望有人陪着,而她,从不会说“不”。不知道多少个小时,两三大瓶的液体终于吊完了,她送我回去,一直到房间,安顿好我之后才走,那会已经近11点快没公车了,她那么怕死的人还一个人回去。她不知道,她走后我终于暗自流泪了。今生何其有幸,能有这样的人在身边,包容我的一切一切!

后来,毕业了,我们去了不同地方工作。我来了广州,她回了家乡。10年的国庆,我回了家,她也来我家住了两晚,短暂的相处已经让我家人对其人品性格等赞叹不已,十分喜欢她,我也好高兴。我们度过了难忘的2天,一起去拍照,一起穿在温暖的夕阳光芒里感受静静流淌的满足。第二天傍晚我也跟她去她工作之处,那是个美好的日子啊!跟好朋友一起,我开心!我相信,她能达到自己的目标,而我会一直为你祝福!我的好朋友、姐妹——我相信,我们最珍惜的,永远不会变!你的身边,一定会出现懂得珍惜你的人!

终于快废话结束了。这里来了另外一个苏,还有兄,当然,还有老梁等等,我们一起奋斗,在这稍显艰苦但快乐的日子里,一起为我们的梦想努力!老娘肥叉!等我实现我的目标,在有空时候,定会试着以此为背景写点点小说来纪念我们放肆的青春和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