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吃

提起年味,似乎意兴阑珊,因为现在的过年过于随意。提起年味,又似乎欲吐为快,因为年幼时的欢快还在眼前。过年离不开吃,年幼之时就是一吃货。

幼时过年,过小年的那天,父母总会精心准备好香喷喷的菜肴,说这天是小孩子过年。那个时候,啥也不懂,只知道这天的生活比过生日还要好,而且顽皮犯点小错父母也不会计较。所以,从年头盼到年尾,就盼这天早早到来。傍晚,一家人喜气融融的围坐在四方桌,在父母慈爱的目光中,肆无忌惮的抢吃自己爱吃的菜肴。好像那天自己最大,沉浸在幸福的海洋之中。

到了第二天,父母又会把剩余的菜端到碗柜里,说是留到过年的那天吃。那几天,父母会用提防小偷一样的眼光看着自己,毕竟那时年幼,经不住肉香的诱惑。有时,实在忍不住了,也会悄悄的去夹一筷子藏在饭底下。运气不好,被父母发现了,迎来的就是一筷子,打在手上的那种疼的滋味,现在依稀还记得。抱着饭碗冲到屋外,含着眼泪,细细嚼着“偷”来的肉片,虽然手上传来丝丝痛意,却也不知羞耻的享受着口舌之福。

春节那天傍晚,都是在爷爷家聚餐,爷爷奶奶七大姑八大姨,一大家子聚在一起。那是大人的天堂,小孩是不允许上桌的,只能端着饭碗围着桌子转。父母还振振有词,你还小,坐到大桌上夹不到菜,还是转圈好,想吃什么就去夹什么。大人们觥筹交错,吹嘘着天南地北的故事与自己的英勇事迹。

虽然伙食不错,但听着那些听不懂的话语,融入不了那种氛围,心早就飞到藏在家里衣柜里的“封子”了。所谓“封子”,就是用牛皮纸包裹好,然后用细草绑好的一包包诸如饼干、糖果、兰花根之类的。一般都是是用来拜年的,如果有剩余的也会留给小孩吃。那个时候,不敢明目张胆的拆开,只是偷偷的在“封子”底下抠个小洞,一点一点的往外抠。当然,总有被发现的时候,肯定又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到了除夕之夜,父母才会拿出不知藏在哪里的少得可怜的花生、瓜子、水果糖,摆在炭火旁,嘴里还唠叨要多吃的。有时花生瓜子都带油味了,却也吃得津津有味。

到了现在,吃啥啥不是味,再也寻找不到年幼的那份痛并快乐着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