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手

  

临开学还有三天,这天,母亲说把生活费给我拿去银行存好。一直以来,上学每周,或者每月,再到后来的每学期,很习惯地就从父母手中接过钱,或许偶尔会曾想起,父母挣这些钱也不容易,但这些念头都如流星般一闪而过。多庆幸,这次接过母亲手里的钱的时候,那双手就像一块烙铁一般,狠狠地扎在了我的心里,那些烫伤的血淋淋折射出来的父母的爱的厚重终于激发了我作为一个人的最朴素的情感——感恩。

这天一早,如往常一般,在把家里一切安排停当之后,我准备出发,母亲这时放下手中的扫帚,走进房里,我也跟着进去,看着老妈,掀开一个又一个的袋子,扫除一个又一个的障碍,从最底下掏出一个塑料袋,那是一个很普通的黑色塑料袋,普通到我会在清理房间的时候把它当垃圾处理掉。母亲,手一抖一抖地打开塑料袋,那双手因为经常负载比它本身大无数倍的力量,它已经习惯性的一抖一抖。打开塑料袋,母亲从里面掏出了所有的钱,这些不是整一捆的,它们皱皱巴巴的,有的两张一起,有的三张一捆,因为长时间被捆绑成卷装在塑料袋里,它们早已拱成了时尚的卷卷。母亲边整理边数还边嘟囔,“这二百是砍甘蔗挣得,这三百是种辣椒的,这五百是挑粪的……”一番整理后,那双手依旧抖动的,把钱递到了我手里,“这一共一千九百块钱,差一百就够两千,要不你再等等我去打两天零工挣够两千给你去,这些钱肯定还不够,你在学校千万不要饿肚子,没钱了就打电话回来……”我盯着母亲的手,这是怎样的一双手啊,黝黑的颜色,皱巴巴的皮肤,手背上那些暴起的筋随着呼吸在此起彼伏,手里拽着那要给我的钱……

那一瞬间我就想挨雷劈一样呆呆地站着,丝毫不会动弹,我不敢挪动,我多么怕我那因为自己平常的漠视而无限后悔的心就这样碎掉,我不敢让眼神飘飞,因为我知道,闪动的眼珠会藏不住眼泪。而话语的哽咽更会让我崩溃。母亲望着呆滞的我,颤颤得把钱塞到我手里,“不要嫌少,知道委屈你,但是我们已经尽最大努力了,你爸爸身体不好……”连忙握着她的手,打断她的话,“够了够了,钱已经很多了……”多么怕再多一句情感就会决堤。

握着母亲的手,那一层一层厚厚的茧子似乎在证明着那一个一个母亲辛苦劳作的日子的存在,更触动着我,你一定不能辜负家人对你的期待。接过钱,这一千九百块钱犹如重一千九百斤一样,沉甸甸的都是分量,看着这些钱,我看到无数的甘蔗在我眼前飘飞,我闻到了大粪的气味,我看到了那个在烈日下佝偻的背影,一滴滴断线的汗水,还有,那双黝黑,青筋暴起,无数褶皱但是充满爱和力量的手。

没有什么比亲身感触更重要,没有什么比最质朴的爱的直接奉献更为动人。母亲的手,很美,母亲,你在我心中是最美!